暴力、性侵犯和盗用奖金:为什么韩国体育运动中丑闻频频曝光

最近,韩国体育界频频曝光性侵犯、殴打、欺凌和教练扣发队员奖金的丑闻,引起了韩国社会的极大关注。 韩国总统文在寅最近敦促体育界做出根本性改变,反思得分最高的运动员的文化。 本月9日,韩国短道速滑运动员沈西施指控前国家队教练赵在凡实施性侵犯,引起轩然大波。 赵在凡最初因涉嫌袭击一名队员被判处10个月监禁。在随后的审判中,沈西施补充了对自己长期猥亵和性侵犯的指控。 几天后,韩国速滑运动员金宝凛说,他在国家队被他的“资深”队友山鹰欺负。 金宝凛最初被指控在平昌冬奥会期间与团队合作孤立鲁山鹰,这遭到了国内公众的批评。然而,她最近的曝光立刻扭转了局面。 去年11月,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银牌的韩国庆尚北路体育协会女子冰壶队公开认定教练金敏贞、他的父亲和丈夫虐待运动员、排斥运动员和盗用奖金。 绰号为“金牌团队”的冰壶队在赢得冬奥会银牌后人气飙升。公众对球队教练和他的队员相互攻击的谣言感到震惊。 除了冰上运动,其他体育领域也出现了丑闻。 本月14日,前柔道运动员沈玉容指控他的高中教练在4年时间里对自己进行了约20次性侵犯。 去年9月,韩国女排一名教练被指控在世界女排锦标赛训练期间酗酒和猥亵女队员。 去年3月,艺术体操国家队教练李庆熙说,他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受到韩国体育协会前高级官员的骚扰。 根据韩国国会议员金英珠(Kim Yong-joo)11日发布的一份材料,在过去5年里,韩国体育界发生了124起涉及暴力、性侵犯和虐待行为的违纪案件,包括16起性暴力案件和两起受害者为未成年人的案件。 韩国冰上运动联合会涉及性暴力的纪律案件数量最多,5年内共有5起。 韩国媒体和体育业内人士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对少数运动员(如韩国体育教练)的“生死权”的集中管理,以及体育界内部相对封闭的结构。 在韩国,教练可以决定运动员是否有机会参加比赛。运动员很难拒绝拥有绝对权力的教练。 韩国国会议员毕沧源曾经说过,体育环境是封闭的,上下级之间有着明确的关系。如果受害者举报罪犯,他或她将面临失去职业生涯的风险。 此外,韩国体育组织因没有彻底惩罚他们而受到批评。 2009年,韩国体育协会颁布了一项原则,即参与暴力的运动员和教练应被永久开除。2013年,韩国文化体育部提议为参与暴力的教练建立一个登记制度。2014年,成立了四个特别委员会,处理火柴欺诈、性暴力、违反考试纪律和团队私有化不当行为。 然而,据韩国媒体报道,在过去五年或更长时间里,在相关体育组织做出纪律决定的860起案件中,24起案件在纪律程序中被恢复或重新雇用,299起案件在纪律程序后被恢复或重新雇用。 参议员金永珠说,暴力和性侵犯继续蔓延,因为涉案人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例如,一名前游泳国家队教练在2015年因暴力和猥亵行为被禁赛6个月,去年他被重新任命为韩国游泳联合会的指导委员会。 接连不断的丑闻引起了韩国社会的极大关注,并促使韩国当局采取措施进一步加强体育规范。 在沈西施指控他的教练赵在凡性侵犯后,韩国文化体育部发布了一系列旨在消除体育运动中的性暴力的对策。 这些措施包括:扩大相关处罚的范围,将严重猥亵行为纳入与性暴力有关的处罚条款;在各体育组织之间建立纪律信息共享系统,禁止性暴力行为人从事体育相关工作;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国家体育组织等国际体育组织建立协调机制,限制肇事者在海外工作;在各级开展全面调查,包括由人民领导的国家队和地方体育组织,以改善运动员村的条件和加强预防措施等。 体育丑闻直接震惊了韩国总统。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 in)14日在青瓦台会议上表示,该国的形象因体育界最近的暴力和性侵犯指控而受损。过去也出现过类似的迹象,但它们一直持续到今天,因为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他呼吁通过彻底的内部调查、严惩涉案人员和保护告密者,从根本上改变气氛。 他还敦促相关机构考虑改进运动员的训练方法,这些运动员需要长时间远离学校和家庭,在封闭的环境中训练。 文在寅(Moon Jae in)表示,他希望体育界能把最近的事件变成一个机会,从根本上调查和改变运动员以表现为导向的训练方法。训练成绩的提高和国际比赛中的奖牌都不能作为任何压迫或暴力的理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返利 » 暴力、性侵犯和盗用奖金:为什么韩国体育运动中丑闻频频曝光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