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的暴乱与中国的排斥无关。

经过一个多月的清点和动员,印度尼西亚选举委员会于5月21日晚些时候提前宣布了总统选举结果。现任总统乔科维多以55.5%的选票赢得了连任。 世界第三大民主国家的“五位一体”选举于4月17日举行。在一天中的六个小时内,1.93亿印度尼西亚选民在五个投票箱中为总统和副总统、省和地方政府领导人以及议员投票。 该国选民人数众多、复杂的地理环境和单一选举的多种选择,使这次选举成为国际上“世界上最复杂的一天选举”。 为什么会爆发骚乱?选举结果的宣布比最初的截止日期5月22日稍早。据信Zoco政府扰乱了反对党的部署,以加剧紧张局势。 印度尼西亚历史上发生过许多种族冲突,由政治动乱引发的骚乱记录离现在不远了。 1998年5月,印度尼西亚许多地方爆发了针对印度尼西亚华人的骚乱。这是国内外许多印度尼西亚人的个人经历,甚至是世界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的沉重的家庭记忆。 每次印尼举行大选,印尼各行各业都应小心恐惧,而中国社会乃至国际媒体则担心是否会导致另一次“排斥中国”,危及印尼华侨的财产和生命。 这场比赛的总统候选人与2014年相同:家具经销商、世俗民主党的乔科·维多多(joko widodo)作为一名政治人物赢得了2014年的选举。在任期间,他建设基础设施,吸引外国投资,并积极参与“一带一路”。他经常被政治对手以中国、共产党和非伊斯兰主义者的名义攻击。普拉博沃是“独裁者”苏哈托的前女婿,也是苏哈托“新秩序”政权的前将军。他在总统选举中多次落败和战斗,用外债、外国投资、外国劳工和腐败问题攻击佐克政权,并假扮成伊斯兰教的捍卫者。 ●5月21日,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在宣布胜利后似乎发表了讲话/5月21日深夜,在官方选举结果公布后,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在雅加达中西部地区游行示威。这一事件变成了骚乱 示威者不仅来自雅加达,还来自万隆,甚至是爪哇的外岛 集会开始时没有暴力,但是汽车在22日凌晨开始烧毁,示威者试图进入议会。 雅加达一小部分地区交通瘫痪,中部地区的车辆被烧毁,邻近的购物中心提前关闭,一些游行者直接与宪兵发生冲突。 骚乱持续到5月23日早上。 截至5月23日,8人死亡,737人受伤,警方还逮捕了250多名嫌疑人。 随着“中国派遣军警镇压”和“普拉博沃政党积极袭击警察”的假新闻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22日下午,印度尼西亚当局曾限制使用Whatsapp、Instagram、脸书和即时通讯软件等社交网站。直到深夜,一些地区的互联网连接也被限制“以避免情绪激动” 上述果断的稳定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果,但也招致了对威权主义复活的批评。 ●在骚乱/愿景中国中烧毁的汽车实际上显示了中科在4月17日选举后的胜利,与落败的普拉博沃的投票相差7-10个百分点。 与投票站外投票的选民调查不同,快速计票是根据投票站的结果进行估计的。 印度尼西亚政府委托的“快速计数”民间预测方法在许多选举中被认为是可信的。 选举后不久,Zoco和prabowo各自宣布胜利。 普拉博沃甚至展示了他自己的统计结果,认为他赢得了大约62%的选票,并多次宣布他赢得了选举。 普拉博沃批评选举过程中存在系统性欺诈。选举组织者显然偏袒现政府,如果他们畅所欲言,将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结果公布后,接近普拉博沃的政治家和牧师甚至主张发起一场“人民力量”运动来推翻佐克政府,这是“不民主的,不遵循上帝的指引” 巴基斯坦方面的重要人物阿民·赖斯(A Min Rice)也站出来呼吁人民通过与1998年5月相同的运动迫使佐科政府下台。他曾是印度尼西亚议会主席,也是1998年反对独裁者苏哈托的改革运动中的重要伊斯兰领袖。阿敏·赖斯最近因被指控“叛乱”和“传播虚假消息”而被捕 对此,佐科政府在雅加达部署了30,000多名警察维持法律和秩序,逮捕了涉嫌预谋炸弹袭击的嫌疑人,并以散布虚假消息和阴谋推翻政府的名义逮捕了一些政治人物,包括退役将军和印度尼西亚特种部队前指挥官苏纳尔科(Sunarko)。 ●5月22日,雅加达,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5月23日,展望中国,普拉博沃似乎呼吁支持者相信法律,回家休息,声称通过上诉向最高法院申请裁定不公平选举 5月24日晚,普拉博沃竞选团队向宪法法院正式上诉选举结果。 他们提交了一份请愿书和51份证据。宪法法院将在开斋节假期后举行公开听证会,并在6月底宣布裁决。 以伊斯兰教名义的身份政治不同于外界的想象。在这次选举中,中文问题不是双方动员起来的讨论语言,更不用说矛盾的中心了。 雅加达骚乱的动员语言基于伊斯兰政治,这是印度尼西亚当前政治分歧的焦点。 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认同政治在2016年崛起 那一年,接替佐科出任雅加达省长的中国基督教钟万学(BasukiTjahajaPurnama)的演讲视频被一名教师编辑,这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误导性视频的传播加剧了这一事件,导致一些伊斯兰势力对佐科产生怀疑。 2017年州长选举失败后,钟万学甚至因“亵渎神明”而入狱。 钟万学事件后,一些伊斯兰势力对佐克发表了一些评论。 另一方面,普拉博沃越来越重视与新兴伊斯兰团体的联盟,同时扩大其在爪哇、巴厘岛和巴布亚以外岛屿的影响力。 为了赢得穆斯林的选票,佐科选择印度尼西亚牧师委员会前主席马鲁夫·阿明(Maarouf A Min)作为副总统候选人。 4月14日,佐科在选举前的“选举冷却期”再次前往麦加朝圣,以示虔诚。 ●普拉博沃/愿景中国的主要反钟万学组织是1998年成立的“伊斯兰防卫阵线”。其领导人这次也支持所谓的“人民力量”运动。 这种新兴组织不同于印度尼西亚的两个传统穆斯林团体——伊斯兰教教士协会和穆哈马迪亚(muhammadiya),这两个组织通过两极分化寻求在传统巨人之外生存。 在正统的大型组织如伊斯兰教师联盟也宣布支持佐科的背景下,在超小型伊斯兰组织中没有其他巨人可以组成联盟。即使普拉博沃的母亲是天主教徒,新兴团体和普拉博沃也因为共同的利益而越来越接近彼此。 类似于钟万学的事件模式,在这次雅加达骚乱中,中科的反对者将目标对准中科政权,该政权寻求中国投资,而不是当地的中国人。 事实上,在每一个选举年,印度尼西亚人都因为令人震惊的历史记忆而对恐惧保持警惕。 然而,哈比比、瓦希德、苏西洛和其他政府都出台了尊重中国人身份和习俗的法律。中国人参加2019年选举的人数也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人的状况也有所改善。 ●选举结果公布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发生了示威和抗议活动/愿景中国不同于中国世界的想象。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教曾因其宽容、多元和本土化的外表而备受争议地被视为穆斯林的“典范”。 一般来说,印度尼西亚的“宽容”穆斯林(与亚齐穆斯林相对)有两个群体:一个是世俗穆斯林,他们是佐科斗争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二是植根于爪哇的传统穆斯林,如伊斯兰教师联盟和国家复兴党(National Baath Party),对头巾没有严格的禁令,保留了许多爪哇民俗,对其他宗教也很友好。 至于苏门答腊北部,有“分离主义”倾向的亚齐特别行政区(Aceh Special administra tive Region)实施伊斯兰法,并将鞭笞写成法律,这导致一些国际媒体将印度尼西亚描绘成“原教旨主义者”(注:印度尼西亚有17,000多个岛屿、300多个族裔群体和700多种语言,以上是一个粗略的子法律) Zoco在此次选举中领先11%,高于2014年。公众舆论认为这是对佐科任期的“信任投票”,是对当前印度尼西亚民族和宗教问题政治化的制衡。 然而,从选区的分布来看,在某些地区,选民立场的对立更加严重。 55%的支持率已经是两大政党斗争民主党、专业团体党(在上届会议上支持普拉特并在本届会议上投票支持佐科)充分动员的结果,也是最大的穆斯林组织伊斯兰学者联盟(Islamic Scholars’ Union)认可的结果,这使得佐科在东爪哇和中爪哇占据了两大主要投票位置。 然而,在苏门答腊和巽他占主导地位的西爪哇,佐科比在最后一场比赛中输得更惨。尽管佐科再次在雅加达前州长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在“钟万学事件”和普拉博沃盟友安尼斯上台后,双方的分歧已经缩小。 在雅加达骚乱中,类似“钟万学事件”的场景再次上演。 组织者以叛教的名义批评佐科,以捍卫上帝的名义动员群众。 尽管普拉博沃否认了这一点,但雅加达骚乱也见证了钟万学被推翻后“212运动”的出现。 这些激进组织没有传统组织的资源,但以全体人民的名义祝福他们自己的行动。他们更有可能参与大型组织的基层活动,改变组织的方向。 尽管伊斯兰神职人员协会的最高级别已经提议禁止“异教徒”和其他词语来区分敌人和敌人,但这种开明的法令很难在基层推广。 佐科这次的胜利和雅加达局势的缓和让许多人松了口气。 选举结果显示,大多数印度尼西亚人在政治选择上仍然倾向于温和,伊斯兰教中过于世俗和激进的政党无法赢得太多选民的支持。 佐科曾表示,他希望与普拉博沃会面并达成和平,但印度尼西亚社会因不同民族主义和伊斯兰政治力量的竞争而造成的差异将继续引领政治趋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返利 » 印度尼西亚的暴乱与中国的排斥无关。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