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工薪族:如果工资不涨,债务会越来越重!

依靠工资养家的中等收入群体,由于生产能力的产业转型和私营企业的经营困难,日子不好过。

毫无疑问,经济转型是必要的,但也很难避免生存的现实问题。

由于中等收入群体的支出相对刚性,一旦这个庞大阶层的经济能力下降,就会对经济走势产生很大影响。

4月23日,腾讯李财通联合发布了《2019年中国工资报告》。在工作10年的受访者中,不到30%的人月薪超过1万元。

许多人对这组数据的第一反应令人难以置信。尽管评论中仍有一些评论说他们在拖拖拉拉,但他们更关心的是工资不能赚钱的感觉。

我不得不说,目前的收入状况仍然令人失望,但另一组调查显示,人们对工资和收入的期望甚至更令人不寒而栗。

人力资源公司博尔杰集团最近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项1万人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更多的人预计2019年的加薪将出现“跳水式”下降,平均预期加薪仅为1.07%。

显然,对工资水平的悲观情绪正在工作场所蔓延。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形势也不容乐观。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的统计公报,低、中、高收入三个群体的人口总和占总人口的60%,但可支配人均收入增长率仅为4.4%,不到2018年9.7%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一半。

事实上,中国居民的收入增长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是“一万年前的事”。

直到今天,经过35年的运行,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靠工资养家越来越难了。近年来,国家加大了扶贫力度,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大幅增加。

然而,由于工业转型和私营企业的困难,中等收入群体靠工资养家并不容易。

朋友们很少听到关于加薪的好消息,但是关于减薪和半年年终奖金的坏消息经常出现。

一位在中国一家著名高科技企业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去年的公积金存款从12%下降到5%,相当于收入的7%。

然而,他的情况并不坏。一些行业受到的打击甚至更大。

高科技产业不再享受无限风光——风停了,“风中的猪”飞得很高,摔得很重。

以OFO为代表的共享领域几乎完全崩溃,人工智能在一年内下降了50个,智能手机公司正处于艰难时期。

传统产业未能幸免,“金融农民工”尚未完全从冬眠中苏醒,汽车和房地产行业的冬天又来了。

至于受到环境清算影响的上下游企业的数量,很难统计——一些从事相关行业的企业家和作者的朋友,他们已经忙碌了半年,现在已经成为茶话会的常客。他们员工的状况如何?

当然,毫无疑问,经济转型是必要的,但也很难避免现实的生存问题。

4.5亿中等收入人群贡献了70%的消费,他们钱包的缩水直接影响了内需的消费。

尽管由于“消费棘轮”效应,这种萎缩尚未反映在相关数据中,但随后的发展并不乐观。

毕竟,在消费水平等问题上,上升总是比下降容易。

此外,中等收入家庭集中在城市,住房、汽车和儿童教育作为家庭支出的主要部分几乎是僵化的。

只要有“旧书”,我们就必须继续咬牙坚持下去。

然而,增量方面并不乐观。汽车行业在过去两年经历的销售寒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也正因为中等收入阶层的支出相对刚性,一旦这个庞大阶层的经济能力下降,对经济走势的影响将会非常大。

与消费疲软造成的经济停滞相比,巨额居民债务及其相关金融风险更为直接和致命。

据统计,中国居民的债务总额已达40多万亿元,约占中国债务总额的五分之一。

低收入家庭借贷不起,而高收入家庭的数量很少。中等收入家庭别无选择,只能借钱。

在40多亿债务中,25万亿(包括公积金)贷款是主要力量。

这意味着,如果每个人的收入都下降到无法偿还抵押贷款的程度,陷入深度债务危机的不仅仅是个人和家庭。

需要提醒的是,这种风险无法通过降低房价来避免,即使在房价大幅下跌的情况下,风险也更有可能爆发。

真正的财富应该是所产生的问题已经出现,而应对是关键。我认为妥善解决中产阶级收入下降的最基本措施是改善企业的经营环境。

没有良好的经营业绩,就不会有空的加薪。

善待企业就是善待中国工薪阶层和中国经济。

此外,公众应该走出思想的牢笼,不要对政府的再分配职能期望过高——所谓贫富差距的税收调整只是纸上谈兵,过去没有,将来也很难做到。

以个人所得税为例,在实际执行中,这种税已经演变成一种极不合理的工资税。

然而,只有1%的中国居民属于高收入群体,远远低于美国和日本的发达国家。这就决定了无论如何调整个人所得税制度,以工资和收入为主的模式都不能改变。

此外,这种掠夺“中间”来帮助穷人的做法不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果。

我们应该知道工薪阶层的经济基础已经非常脆弱。在经济下行压力下,贫困的阴影离他们不远。

掠夺“中间”来帮助穷人也反映在政府的大规模转移支付中。尽管这与中等收入群体间接相关,但它对后者的影响不可低估。

作者认为政府应该谨慎行事,因为财富总是创造出来的,而不是转移过来的。

一些学者在实地调查后记录了一个例子。中国西北贫困地区的4所学校只有15名学生。一所学校一生只有一个老师。另一所学校有3名学生和3名教师。

这四所学校取暖用煤的成本每年超过30万元,其他费用是可以想象的。

然而,这么高的价格真的有效吗?一名教师和一所学校的“高端教育”如何改善穷人的状况?如此低效的资金使用和单纯烧钱有什么区别?“烧尽”的资金只是从经济效益高的地区强行转移,从企业和个人的财富中转移。“失血”的代价也由这些地区、企业和个人承担,中等收入群体首当其冲。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保护和拓宽个人投资渠道,为中等收入群体的财富增值提供高质量的平台。

单一的收入模式使这个群体极易受到经济波动的影响。

对他们来说,增加投资收入比例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血泪工薪族:如果工资不涨,债务会越来越重!
最后,我想说,无论哪种经济,中等收入阶层都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支柱”。同样重要的是帮助穷人密切关注这一群体的收入变化,以便他们较少受到经济波动的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返利 » 血泪工薪族:如果工资不涨,债务会越来越重!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